7月31日 星期五 阴转多云

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写日记了,这个月是实习转试用的第一个月,时间过得还算是相当快了。

月初的时候因为毕业那天拍毕业照把腰扭了,怎么说呢,这个应该算是旧伤,一方面是疫情期间呆在家里光吃了,体重水涨船高,肌肉力道反而往下掉。然后是总是心血来潮跟着老爹上山采药(emmm,这个好像和前半段说光顾着吃有点矛盾,反正还是缺乏锻炼),然后七拐八拐的走几十里山路,腰就应力性扭伤了,所以有旧疾就容易二次创伤嘛。

然后第一天还没感觉,但到了第二天就疼的受不了了,毕竟是腰伤,不是小事,赶紧请了半天假去医院。拍了个X光片,骨头没问题,也没有啥扭曲啊,突出啊,就是普通的腰肌劳损。吃药贴伤膏就过去了。

结果并没有,久坐大概会一直压迫坐骨神经,反正我只觉得一直腰疼。

兄弟买了瑜伽垫,只看他头两天在上面做仰卧起坐来着。之后,哈哈哈,连着三周大鱼大肉,所以锻炼是为了啥啊。

因为腰伤吃药,担心体检血检不正常,就推迟了半个月的体检日期,所以体检报告一致到20号才到手,连带着一系列转正手续都推到这么晚。

单位的设备供应很差劲,其他人原来一直以为我的电脑还有显示器是公司发的,可那是我从实习开始就一直自带的。而单位发的只有一台配置差的可怜的台式机,还只能接单屏,显示器也小小的,总之相当不愉快。

玲一直想着要聚会一次,但是甬哥的工作实在是忙碌,空余时间都由薛定谔说了算,眼看着一个个周末的可能性都被否定了,我们愉快的决定,不带他玩。(并没有啦,至少晚饭还是有叫他一起吃的)。

灵隐寺飞来峰原来是要先买飞来峰的套票,然后进去再买灵隐寺的香券才行。不过我们并不清楚灵隐寺在哪。懵懵懂懂的看到有几个溶洞,跟着别的游客就钻进去了。

玲在前面带路,然而她也不知道灵隐寺在哪。还带歪了一大批后面的游客,哈哈哈。

天还下着雨,寺里又有不少地方游客止步,本该很不错的避暑胜地一下子就变成了活受罪的长途跋涉。这让提议来此游玩的我感到相当内疚。甬哥这时候还在家里加班。

已经能够想象他晚饭时会说些什么。比如“傻了吧这天气跑去西湖逛,有这钱买门票活受罪,晚饭的时候海底捞点份排骨他不香吗?”嗯,如果是甬哥的话,他绝对会这么说的。

“哇塞你学的好像哦”,晨对此表示肯定。

妹妹到现在还在惊讶于小海的美容美发专业。话说玲时不时话痨的性格以前怎么没感受到。看妹妹对姐姐那样的无语表情,话痨应该不是刚出现的习惯。

海底捞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夸张,就是服务相对周到的火锅店,而且服务员无时无刻不在续杯饮料的行为让我很不习惯。

倒放挑战这个游戏挺有意思的。玲和妹妹在模仿倒放时都会忍不住笑场,听自己声音的倒放时也会笑场,亲姐妹没错了,有时候我也想有个亲生的兄弟姐妹,虽然按我小时候的性格,大概是会变成天天打架的场面吧,emmm,要是差的年纪大太多倒是不会如此了,只是那样好古怪。我发现我对妻子的概念无甚追求,但是对于孩子却有很多期待与构想。但仔细思考就会发现我只是在构思一个新的童年,对自己儿时的很多幼稚行为感到后悔而想着补救罢了。

该死,不是每天一写而是月底一写果然还是会出现思绪乱飘的情况,大概除了这个时刻的我,其他人,包括明天的我也看不懂这篇写了些啥吧。

月中的兵检时,医生说我左心尖有杂音,18号体检时也是左心室高电压,然后老爹说我刚出生时因为早产所以心脏就没长好,嗯,后来是有长好的吧,不过血管和瓣膜还是会比正常人弱一点,所以原来小时候老爹让我多吃猪心说的并不是哄小孩的假话吗?我是真的需要缺啥补啥。总结一下就是原本能够正常运作的心脏因为体重增加,而心脏偏弱,所以有些隐患。啊,总之确实需要减肥了。

买了小米体重秤,和APP绑定的时候跳出来三年前的体重,比现在轻10公斤,联系心脏开始不对头的情况,额,我是真的拼了命在长肉。

锻炼锻炼的口号喊了一周,只做了一次有氧运动,然后出汗量超恐怖。可是腰伤又出来搅局了。甬哥帮我抹红花油的时候顺带说我肩颈背的肌肉都僵硬的不像话,啊,体质差的不像话。Kevin还想着高考结束来找我玩,到时候看到一个肥宅岂不是超级幻灭。嗯,我身边的人都是看着我长成肥宅的,大概不会幻灭。

题外话

全篇写了些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