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4日 星期天 阴

照楠皮的说法,学校连“浙江科技大学”的税号都申请下来了,大概是已经可以定下来了。

我最近老是踢被子,睡眠质量也委实说不上好。不过倒也怪不得别人,昨天晚上吃肉吃的最欢的不还是我。结果早上醒来喉咙里一股胃酸过多的感觉,赶紧刷牙洗脸,嚼个苏打饼干压压惊。大晚上还吃那么撑,我真的佩服我的胃。不过吃的那么过火,毫无疑问是在做折寿的事吧,我可不觉得暴饮暴食的家伙可以很长寿。不过之后就不会啦,因为我买了新衣服以后这个月的预算就已经很吃紧了。没那个资本胡吃海塞了。

中午外卖领美团的券,晚上外卖领饿了么的券,雨露均沾。

党课总算是刷完了,我是不清楚我的党信有没有变强,不过目前看来我的电脑还是很有党信的,毕竟它肯定看完了全程的党课。至于这个考核嘛,有百度当然是满分了。

然后又可以开始胃痛了,我是指一种比喻。对,打个比方而已。这学期数一数,J2EE有一个要求是基于SSH框架的课程设计,计网有一个现在还是不明白要做啥玩意的课程设计,操作系统虽然肯定不可能让我们写个操作系统出来,但肯定也是个难啃的课程设计。哦,安卓开发倒是不至于太担心,大不了全员重复,反正第一行代码有个实打实的源码在那。说起来,软件体系结构还要求一篇论文。

头疼。单刷这些个副本鬼知道要我多少条老命。但我实在是找不到队友了。也是,信用破产了呗。

大胆猜测J2EE的PPT不是明天交,算了,还是醒醒吧,明天早点起来写点掉就是了,不完善可以晚点补充。先拿出点样子来。沿用一些上学期的遗产,继续编个回收网站出来,转转脑子想想,也就是把网上书店反着写,见招拆招吧,死马当活马医了。

题外话

既然是自己一手造就的窘境,那就继续一肩挑下去,我已经长大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