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 星期六 晴转多云

今天我真的起来去包子铺了!可是!去晚了!肉包卖完了!

环保主义者可以吃素包吗?当!然!不!能!明天再战。

买包子无功而返时,看到宿管过来开门,貌似是来升级供水固件。还好我寝铺设的地毯自带“请脱鞋”buff,不然宿管走进来肯定就看到我的水壶了。

早上没什么好说的。我醒来时赵皮已经消失不见了。质量湮灭了。寝室北面好多人排队,至今不知道是在干什么。怎么办好好奇。可是又没看到有熟人在排队。好想去排队看看啊。诶?这是什么心理。从众心理?

10:37,吉皮走掉啦。赵皮消失啦。楠皮不存在哒。哈哈哈哈,617是我的天下啦。室友不在家啊,山歌随便唱啊。谁也拦不住啊。哼哼,我胖虎何尝没有一个艺术家的梦想。

午饭脆皮全鸡。减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主动减肥的。

然后玩全民K歌,唱了两小时的歌。喝了一整壶的热水。托午饭的福,总觉得这歌听着一股嘎嘣脆,鸡肉味。
晚上煮粥,我发誓,以后煮粥绝对不会先把皮蛋放进去,太呛了!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个老外要说皮蛋是来自地狱的美食了。

赵皮回来时,我说吃了四碗粥,然后他决定把寝室第一饭桶称号给我。讲道理,200g米加800ml水,这么点米就饭桶了?才200g啊!

晚上好冷清,我就坐在寝室里,赵皮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吉皮就没回来。楠皮?哈哈(ಡωಡ)hiahiahia,估计想着要吃爆炒腰花了吧。于是,我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直到一阵嘈杂的敲门声把我叫醒。吉皮下次再不带钥匙,就等着我一声不吭吧。

然后亲切的请甬哥品尝起床气。玲在中间周旋的样子还是很体贴的啊。

总感觉今天还有好多事要写,但是不能写啦,因为马上就要明天啦。就这样。今天不写题外话啦!
看我今天早上拍的油菜花。
ATD1AK.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