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 星期二 晴转暴雨

端午节没看过龙舟,没喝过雄黄酒,没烧过艾草,只吃了粽子。然后就这么一溜烟的过去了。

总算没再做稀奇古怪的梦。

早上挣扎着坐起来,依然昏昏沉沉,对于起床困难户来说这已经是常态了。

早饭蛋糕和奶茶,稀松平常。

早课是计组实验,没看到东哥。幸亏昨天楠皮喜当爹,实验源文件已经发到了群里,这回只要调试一下窗口大小,设定到一个适合截图的程度就可以了。

~( ̄▽ ̄~)~

宽裕的时间马不停蹄的准备数据库课程设计,搜了一下别人写的模板,突然对马哥升起敬意,软件工程导论的一个个实验报告都为后期其他科目的设计铺平了道路。

午饭是听松食堂。这么热的天居然能让我心爱的鱼丸凉掉了!鱼丸一凉全是腥味,就不香了啊。

下午是马哲洗脑,前两节课疯狂出汗,前排唯独我头顶的电风扇是故障的,第三节课下了个酣畅淋漓的大雨,总算凉快下来了。老师的热情毫无意义,念了好久的小标题,然后强行拖课讲所谓的考试答题方式,开玩笑,我做了那么多年的语文阅读理解,怎么忽悠改卷老师心里会没点数吗?眼睁睁看着窗外雨停,云开见日,又看着乌云重新压下来,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快,承受不来。

晚饭是烤肉拌饭,还好没有自信的在马哲课上就点单,居然华丽的拖了半节课。难受的是点错了单,原味烤肉没有沙拉烤肉好吃啊。

晚上,识相的放弃了骑车,一人一伞一双凉鞋,背着单肩包就出门了,掐指一算今晚必有大雨。

晚课是选修课的期末作文,只要500字,写完就能走,开玩笑,也不瞧瞧我每天日记就是800字打底。前前后后写作文的时间还不如我步行上课耗费的时间多,所以我决定把这个小作文设定成课程设计级别的敌人来对待,这样才配得上我这次“御驾亲征”。

晚上,写作文时看着暴雨预警从蓝色升级到了黄色,回去时只能趟着水走回去,在马路正中央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一条湍急的溪流。每个窨井盖都好像底下封印着恶魔一样蠢蠢欲动,还有小小的喷泉从井盖边的小孔里冲出来。
Aj1P5F.jpg
既然已经浑身湿透了那就要好好的诗情画意一下了。趟水回去的感觉就像暑假时跟着老爹跋山涉水溪钓一样。草地如同上好的绒毯,不过此刻吸满了水,每一脚踩下去都有一种踩在海绵上的触感,天地间拉起了雨丝编织成的帷幕,闪电不时打上一层闪光灯,雨声和雷声分别出演唱诗班和交响乐团,我的伞呢,八个角刚好贡献了八条流光溢彩的聚光灯束。

冒死跑到露天舞台那里,灯光和雨丝交织成烟花一般的绚烂。前面就是湍急的河流,原本以为是因为龙舟赛结束了才开闸泻流,现在想来就是为了应对这场酝酿许久的暴雨的。

在西和公寓小区里见识到了一个小哥一脚踩进坑里,积水没过小腿肚。楠皮要出门的记得和吉皮绑在一起走,我怕你被洪水冲走。

(话外音)N:“老子会游泳。”

回到寝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个澡,然后吹干头发,清清爽爽。

赵皮没有伞,赵皮还没回来,查了下云图和未来两小时的天气预报,图书馆通宵学习了解一下。

话说我全民K歌那边刚唱完《离水的鱼》,转眼间就成了“落汤的鸡”。

题外话

今晚写不完英语口语作业我跟你姓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