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 星期二 晴

明天早上我也要洗澡洗头然后正大光明的吹电吹风!起床气了,很生气!我要报复赵皮!居然一大早就开个电吹风吹那么响!我的耳塞还没到。啥?已经7点了?不管。总算知道那些被闲着无聊搞事的勇者吵醒的魔王的心情了。

早饭的队伍略长,而且快要八点了,在迟到的边缘疯狂试探。

然而到教学楼的时候,明明我都把早饭放进包里了,结果被拦下来说包里早饭吃完再进去。我纳闷怎么闻出来的时候发现他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哈?太年轻,这么简单就被套路了。

所以早课很无奈的迟到了,嘛,这次我确实起晚啦也有关系。没办法只能坐在最后一排了。但是啊,王妈妈这个PPT是哪个版本啊?PPT上的内容书上都没有啊,整个章节翻过来都找不到啊。

稀里糊涂听了天书,下节课继续听神学课。呵呵,操作系统是PPT上内容书里找不到,神学课是PPT上内容书里都有,而且是一字不差。老师上课就是念个课本,哇,心态爆炸,那我还要你讲啥,解释也没有,只是念一遍,那小学生就能读懂这些字啊,要你来念一遍给我听吗?

午饭,楠皮吉皮AC都点了外卖,我就没办法了,下手晚了只好回去食堂吃,不过我也乐意,因为要去拿充电宝。主要是赵皮的手机嗷嗷待哺了,毕竟他晚上还有课,一整天都在上课。但我明天还是要吹风机吵他的。等下,明天早上没课,那我首先就起不来诶。岂可修,留到下周二吧,现在先记在小本本上。

下午算法课。听楠皮说周四的人工智能课已经彻底沦为数学课了,害怕,三赛,你在说了“如果期末成绩过差,不会录入教务系统”,那不是只要听就保证不会亏吗,还指望靠复杂的公式劝退啊。嘛,算法多学点没坏处啦,我背后坐着楠皮和AC,不怕,戳不到肚子就好。班主任对着书上的两个公式来了句很霸气的话:“第一个公式,定义了这个问题本身,第二个公式,我没看明白。肯定是他写错了,要不就是印刷错误。”我的第一反应是翻到封面看是不是清华大学出版社,居!然!不!是!有点罕见呢这个情况。

等会,不戳肚子但是也不许戳脊梁骨!我醒着的!

下课去东和买青苹果,青苹果又便宜又酸甜,特别好吃。然而季节过了,霜一打就不存在青的苹果了。难受,原来今天霜降。OK,不着痕迹的引出了这个,一点也不跟风对吧?

晚饭吃鸡!万岁。

晚上,懂得,接下来要使用很隐晦的词汇。

因为某种不可说的原因,晚上要开个全体班会。好好的大晚上出门我一开始是不情愿的,但是听这个议题有点乐子啊。那就去了。不过居然真的有人把那位大人告到了那个地方。(够隐晦了吧)

教学楼这个路灯照脸上的,这不是反而看不见路了。把设计师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了一百遍。

好的,老师一番冗长的铺垫。引出来话题。话说五分钟就能讲完的事情,为了缓解尴尬硬是铺垫了大半节课,也是难为老师了啊。

吉皮说今天辅导员和他们说要把预备党员培养成共产主义接班人,那个,你确定是要培养红领巾吗?少先队队歌第一句确实是这么唱的来着。槽点好多啊。

题外话

话说这样发的出去吗?可能要换成图片了。

嘘寒问暖了,霜降了,添衣了,不要感冒,除非你是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