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 星期二 雨转阴

虽然不知道今天算不算是好天气,但是我知道这一刻的气温很舒适,这就足够了

早饭仍旧是蛋糕,考试临近了,哪怕对我这样的闲人来说,剩下的几天也是十分忙碌的,留给早饭的时间不多了。至少心理上必须这么想,对吧?

下雨,不骑自行车了,鞋子有拖鞋和雨靴可以选择,下雨天我却更喜欢干燥多一点,哪怕雨靴非常笨重也是一样。不过显然我小题大做了,路上并没有什么积水。

早课,毕竟是东哥,课上的委实不怎么样,至于传说中的复习计划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对于东哥的课,还是早早断了取巧的念想,这东西,只能硬刚。

早上的实验课,第一节居然全部用在软件安装上,着实不可思议。quartus ii 9.1的界面设计仍旧停留在九年前的审美,xp风格,我是不敢恭维。不过这个组件的拼接让我回想起还在使用VB的青葱岁月。

第一节下课时,雨不仅停了,连带着地面都干的差不多了。越发觉得雨靴好尴尬。

午饭面包,我当时肯定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用那张饭卡。只能说缘分尽了吧,这事晚点细说。

下午的马哲课,坦白说我一直在想暑期社会实践的事情,虽然肉体上依然忠实的记录着量并不多的课堂笔记,但我的内心早已穿越到一个月以后的社会实践中去了。

和老师说了下细节,相谈甚欢,看来方案是稳了。真是讽刺,我内心还是坚持做一个理科生的,却总是在文科上表现的那么积极。

返回途中发觉脚大概是被磨出水泡了,对了,回去时刚巧又下雨了。对上早上的情况有种诗经的感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晚上,进寝室楼时是别人开的门,没有机会检查口袋,由此,从中午买完面包到返回寝室都有可能是丢卡时间。
总之忘记烦恼,先吃顿无忧无虑的麻辣烫。

晚课和龙哥坐在一起,可惜没有老潘和昊昊,其实说实话,相比大二室友,我倒是觉得大一的小伙伴更好相处些。
晚上返回时,打着强光手电把可能丢卡的路线都走了一遍,基本上是放弃了,挂失补办吧。

蚊帐终于到了,安装完毕后打着手电瓮中捉鳖,这蚊子毫无疑问流着我的血了,连日以来的愤怒化作手心的一滩血肉模糊。拜拜啦,mosquito 。


题外话

我打赌明天我会被吵醒。所以还是早点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