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 星期四 雨转阴

昨天晚上刷完了双清刷完了以后楠皮和我说他可能坑到我了,因为直接下个xposed卸载包说不定还有得救。这句话看着像是道歉,但为什么听着这么欠呢。

因为是突发事件,所以我的备份都是很久以前的了,不可思议的是,因为xposed模块对软件适配的关系,我的软件版本一直保持在能不升级就不升级的状态,于是乎,用很久以前的备份貌似没什么关系。不过缺失的那些好用的魔改软件都在酷安评论区里找到更好玩的了。知乎人均985,酷安人均黑客诚不欺我。

所以昨晚兴奋的睡不着,沉浸在拿到“新手机”的喜悦之中,一直到两点半觉得心率不齐了才睡觉。两点半这个时间有点通灵啊,要说为什么,吉皮和赵皮的鼾声同时停止算一个吧。

早饭是不可能吃早饭的。但我是第一个起来的,依然很兴奋。

早课操作系统,看着老师在那,PPT上放着UNIX,课本上是LINUX,一会儿上面说UNIX如何如何有9个特性,然后书上说Linux如何如何有6个特性。虽然我知道老师大概是想对比两个,但能不能左右制个表来对比,讲完一页换一个我是真的记不住也听不进啊。也是,到最后我已经在找贴吧的刷机技术贴了。

午饭急匆匆的和吉皮在食堂吃的,我把占小便宜的本事发挥到极致,点了四个素菜却吃的全是肉,因为刚好这个点是锅底的菜,增鲜的肉全部捞上来了,lucky。我是觉得只要没给别人添麻烦,占占小便宜很开心的。

下午去浙江美术馆玩,党员福利,我还是发展对象也能蹭点光。虽然我是没什么艺术细胞啦,走马观花,看那些画也是牛嚼牡丹,但没关系啊,美术馆在西湖边上,玩的挺嗨。

美术馆门口好多稀奇古怪的跷跷板,垃圾桶,台基,树干,雕塑,任何能架板子的地方都能变成跷跷板,被吉皮压倒性的实力碾压,斗尊强者竟恐怖如斯。

远远的能看到雷峰塔,和我们上次去是相反的一面,这么一来我算是把雷峰塔附近一圈都看过了。

晚饭急匆匆去食堂,没什么菜,拿盘地瓜吭哧吭哧。

晚上拿着电脑,明目张胆的在老师面前逛论坛,不知道是不是AC这位刷机狂热者坐在旁边有buff加成,我总算找到了一大堆有趣的第三方官改ROM,教室网络太慢了,一个个备注好回去下载。

OK,那么现在一切准备好了。我要开始瞎捣鼓了,最坏的情况是格盘重装。无所畏惧。大不了又是得到一个“新手机”。变砖不怕,楠皮会修的。

题外话

今天从美术馆回来时,天际线那边乌云衔接着火烧云的景色,大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