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 星期五 雨

今天是返校日,所以我在手机里存了一部《蜘蛛侠·返校日》来当做高铁上的消遣。

早上起来一如既往的昏昏沉沉,就算更改了睡觉时间,但是生物钟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纠正回来的。老爸今天没去卖猪肉,算是要送送我。

因为是12点半的车票,所以并没有留给我多少时间悠哉游哉的吃午饭了,时间差不多,早饭带午饭的就给我解决了,扁担面我其实现在知道名字以后在淘宝上买还是很容易的,米面这个因为新鲜度很重要大概是真的吃不到了。老爹还特地炒了牛肉丝,生姜点睛之笔,辣而不腥,好吃的。

因为扁担面又是水涨船高面啊,没敢吃太饱,因为接下来坐车,肚子满满的就等着翻江倒海吧,晕车体质可不是说说而已。

结果在站牌处等了半小时左右,还是看着上湖车上去又下来,所以我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城乡客运的随性,不稳定的公交班次间隔会给别人造成很大困扰的啊。上车时老爹还特地和驾驶员交代了我要赶火车的,还请不要在深甽耽搁太久。

结果刚到大里老妈就打来电话问我到哪里了。

返校日,当然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大学生,沿途三个赶火车的,怎么也不会再在深甽洗个车再走了吧。

留了2小时的时间给城乡交通,兴许真是托了老爹那番话的福,一路顺风,到高铁站时整整多出来1个多小时,还能怎么办,要不先把电影刷了。嘛,趁着高铁站信号还算稳定,刷b站,无限流量任性。

上车以后反而没了兴致看电影,一坐下就打瞌睡。沿途醒过来一次,车窗外面一片水稻田,恰好看到一个垂钓人,有意思的是他坐在一个轮胎上,把轮胎当皮划艇跑到河中心去钓鱼,相当有意思。

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座高塔,数了一下刚好七级浮屠,不过马上就进了隧道,没机会拍照。

眼睛一闭一睁,“眨眼间”就到杭州啦。人是真的多,在家宅了那么久,突然看到那么多人有点慌,险些找不着北,忘了地铁站怎么走。

感谢支付宝的活跃,不用排队去买地铁票真是太棒了,可惜地铁就是地铁,沙丁鱼罐头,在地铁上吃煎饼馃子实在是太罪恶了,有本事你分我一口啊!我一口下去手指都给你咬掉!很生气!我午饭都没敢多吃,这会儿正好是饥饿的野兽状态。

武林广场顺便买了点小吃,等车时吃。b支7,呵呵了,虽然班次很频繁啦,但这个比地铁还要沙丁鱼,没有座位的我只能站着,偏偏公交还老是急停,旅行箱这个惯性啊,我还要空出一只手来护着它别撞到别人。手指头都掰疼死。一直到半小时以后才总算等到个位置,满座都是大学生了,爱心专座可不是拿来空着的,我就不客气啦,接下来有老弱病残孕的我肯定会让座的啦。

到校4点05,轻车熟路。回到寝室却发现只有行李没有人,不过从堆砌的打扫工具来看楠皮已经辛苦过了,真高兴,终于不是我第一个回来打扫了。这次我是最后到的,嗯,以后也这样。

放好行李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去买好热水卡,走往后街时感受着去年作为“大二新生”(大一校区在安吉,大二时才迁过来,所以都戏称大一校区是为了做广告)的氛围,不知不觉我也是走在路上可能被叫学长的存在了,蓄个胡子会不会被当成家长?

久违了,麻辣烫,上次回去时麻辣烫很早就关门了,最后一礼拜都只能自己做饭和撸串,额,好像那样更惬意一点。

晚上在楠皮的教导下成功完成了搜索功能,今天起把我的寝室第一崇拜对象从吉皮改为楠皮。

然后就要继续寻访浙江脉络了,吉皮的温州之旅也被他缝缝补补写好了,我做下排版,哈哈,我6800的字数,他们随便哪两个加起来还没我多,很棒很棒的。

最后排版完毕,制作图表,加上一段社会主义的结尾,妙哉,合计17111字。打印费用一定要平摊啊!要是按照字数比例算我可不依。

题外话

617首席大厨学成归来。哦,不对,老爹教导过,出门在外,要说自己不会做菜,等到别人都不会的时候再站出来说一句可以试试。嗯,很不错。

所以说,我不会做菜。但是你们执意要吃的话,如果中秋国庆元旦不回家,那么我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