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6日 星期日 阴

既然今天是写日记满两个月的大好日子,我又荒废了一整天来看《铁血的奥尔芬斯》,大晚上的还要在这补形策的论文,坦白说再要我写东西我是有点受不了了,所以拿篇之前随笔的微小说来凑版面吧。话说这笔法还是有点拙劣啊。


“先生,能说说您的感想吗?”如花簇一样盛开的话筒包围了乔治的家门口。

乔治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一大清早的,自己还赶着去上班呢,怎么突然就被这么一群记者打扮的人拦住了去路。“迟到了大概又会被扣工资的”,乔治心想。

“麻烦让一让,手续还没办好”,一个律师打扮的年轻人推推眼镜,淡定地对疯狂的记者们说道。

“打扰一下,什么手续?如果可以的话,我其实更希望能尽快去上班”,乔治一手提公文包,一手拿着面包。

“是这样的,提埃尔先生过世前决定把他的百万遗产交接给您”,律师穿过人群,熟练地从手提箱中取出那些只差一个签名就能决定百万元归属的文件。

“提埃尔先生?你们大概是弄错了”,乔治不解地接过那一大叠文件,其他的内容倒是没仔细看,不过首页那个赏心悦目的数字他还是不会错过的,从开头来看,乔治突然发现这个所谓的提埃尔先生还真和他有点关系,如果“领居家的狗的前任主人”这条可以算作过渡条件的话,他们之间的血缘简直可以说是骨肉至亲。

然而管他关系亲疏,谁会觉得百万遗产的主人不是亲人呢?

“所以只要在这里签名就好了是吗?”,乔治倒是并没有表现得多么迫不及待,因为他没有等待律师回答,先跑去和记者们交代感想了,“我对提埃尔叔叔的过世感到十分痛心,他的遗产虽然由我继承,但我一定会好好利用这笔钱来完成提埃尔叔叔的遗愿”。

至于遗愿是什么呢?那不重要!

说话间,乔治的手机响了,另一头传来的当然是老板的咆哮:“乔治,你是不是打算不要你的工作了!你知不知道你的迟到会给我的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

“是的,老板,老实说我对你的损失很抱歉,另外,你的猜测是正确的”,乔治从容地挂断电话,丝毫不理会电话那头暴跳如雷的老板。

“先生,请问您看完文件了吗?有一些细节我还要和您确认一下”,律师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只精致的签字笔,有条不紊地问道。

“当然,提埃尔叔叔其实早前就和我交代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突然”,乔治说着又打算去抹一下并不怎么湿润的眼眶,不过手还是优先选择了接过签字笔,潇洒地翻到尾页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很高兴您能这么有爱心,先生”,律师由衷地感叹道,说着从手提箱里拿出一封信,“这是皮埃尔先生的感谢信”。

“什么皮埃尔?不是提埃尔先生吗”,乔治不解,感谢信的信封里似乎没有装百万元的支票。

“提埃尔先生以您的名义把他的遗产捐献给了皮埃尔福利院”,律师言简意赅。

“如果可以的话,我其实更希望能尽快去上班”,乔治如是对记者说道。


题外话

我知道这样的“欧亨利式结尾”已经有点烂大街了,所以大佬们不要批判了。我又不是托尔斯泰,可以把上千个角色在脑海中演绎,再说我是理科生啊。
总之1/6成就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