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 星期六 狐狸雨

早饭是豆沙包,今天勇敢的买了一袋豆奶,肚子疼就肚子疼吧(๑-﹏-๑)
我也想要像个中国人一点的,中式早餐就是要有豆制饮品才像话。

早上考英语,学术英语也就是名头听起来唬人点,其实论文的阅读难度比高考阅读理解低多了,毕竟当初桑叶三赛再三交代论文是为了能条理清晰,意思明确的向读者传达作者的思想,才不会像高中阅读理解那样变着法的刁难。

坦白说我的英语水平退步真的不是一星半点,虽然阅读理解这个东西在多年以来的哑巴英语教育下,完全可以做到像看中文一样流畅,但是一到听力和写作的时候,就深切的感觉到了时间不够用了。不过揣摩了一下老师的心思,作文应该是要求以论文标准来写的吧,我尽可能避免了采用主观表达。

中午,我还纳闷考完了以后赵皮和楠皮为啥都站在门外等我,原来都指望着我带伞了。很遗憾,我也没带,不过我还是有一颗勇敢的心,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寄人篱下活。

所以这就是我一天换两次衣服的理由。但是梅雨季节加上这几天的令人窒息的时间安排,我已经没有换洗衣服,至少夏装没有。衬衫卷起袖子当短袖。应该没人看的出来吧。

因为下午考完以后就要开始写课程设计了,中午先把数据库作业写完,难以置信接下来我还要去考马哲,现在却可以淡定的写数据库。

我觉得还是可以的,1点左右买了大饼,快回家了,经费有限,买一个饼就好了,不够吃可以等考完再吃面包欺骗自己的胃。

马哲考试前把吉皮转发的思维导图抄在了课本扉页,毕竟是开卷考。

难度还算可以,总算明白当时老师在那说了半天辨析题,材料分析题,论述题的答法,却唯独不在意选择填空了,原来并不是说选择填空不需要答题方法引导,而是压根就没有选择填空。仿佛回到了初中时历史考试的时候,一次考试写到笔头发烫,笔墨半空。

晚上,我复习的时候所有的构思都是建立在HTML的基础上,可是选择的项目题目决定了要靠微信小程序来做。一夜之间学会微信小程序并且写出漂亮的界面,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我的焦虑情绪大概又要复发了。

妥协于现实,好在赵皮善解人意,让我先去写数据库的课程设计报告。虽然量很多,但是我所掌握的知识尚且可以周旋一下。

晚上已经做好了通宵的准备,但还是很没出息的睡着了,我内心期望的至少是单手支额,以思考者的姿态来假寐一会,时候按照回忆,在桌上时像是被穿在烤签上的烧鸡,在地上是像是被放在烤架上的大虾。

虽然报告也很多,但是还是觉得对不住一直在敲代码的赵皮。

题外话

明天和今天中间我想再借个6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