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 星期二 雨

最近几天偷闲,其实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可写,但是想想已经写了这么多天,人似乎就是由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构成的,没了这些小事来组成我的人生,我连鸡毛蒜皮都不算了吧。

因为是回忆,简单写写就好。

星期二,七点的闹钟在整个星期里都是唯一的。但是寝室里的温暖太有麻醉效果,冬天的大家都是有点惫懒的吧,但王妈妈可不会因为这个就不算你旷课。所以还是得起来。

感冒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情况上,不至于让我痛苦的睡不着觉,但也没道理让我好受。胃口也是越来越差,以前能吃怕韩金阁的我现在连吃包子都有点反胃。豆奶好歹能暖胃,热水实在是喝够了。

强打精神,这次的课件总算是和课本匹配了,但要说上的好我是不敢恭维,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直接把考试大纲发下来,说起来最早好像是有给过一个题库的,但是不是标注是考研题吗?老师说那个和期末覆盖的内容差不多。算了,仔细回忆一下王妈妈和马哥确实像是这样的人。

软体的课讲PPT,昨天我担心我要是感冒继续恶化可能不方便上去讲,连夜把演讲稿写了出来,连读到哪里翻页都标注出来了,真的是只要流利的念就好了,结果队友还是说我念的好,我去就行。

我的意思是万一我嗓子吃不消才准备的啊。嗓子没大事,但是肯定会有鼻音吧。上去讲的没几个好的,大都是赶鸭子上架,轻声细语的谁听得到啊,难得有几个讲的好的,我就赶紧学习人家的优点把演讲稿继续修改上去,结果呢,那位大人打了大半个学期的秋风,这会知道要尊重别人了,上来就把我手机抢走,气势十足的指责我玩了多久的手机了,麻烦睁大眼睛看清楚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再来说话。什么年代了,打开手机就是玩游戏吗。嘛,必须承认的是有几组讲的特别差的时候我确实有不耐烦的去刷空间就是了。

午饭没胃口。早上的包子毕竟没吐出去,感冒时消化酶不是不活跃吗,那应该能慢点消化吧。

坐在教室里,这天倒是没有人来开窗了。下午的计算机网络,又是一个课程设计。这类这么经典的课程设计应该能找到丰富的“参考资源”吧,2333.也很难说啊,要是没有难不成又要抱大腿么?最近的一场期末考试就在一个月以后,时不我待不是说说而已了,一个礼拜一个课程设计来不来得及还得看运气。

晚饭我似乎是去的食堂。好久没有试过红烧肉汤汁拌饭了。

晚上,不提也罢,没什么事情。

题外话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水瓶座就这点性格不好,喜欢跟自己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