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 星期五 晴

虽然说今天依然是有运动会的,但是那和我一样没关系。

不上课的日子里我是不会吃早饭的,绝对不会。

然后今天比昨天还可怕,我起来上个厕所,全寝人都没了。好烦恼,这种时候我的嗓子状态却那么糟糕,不然唱几首小曲儿岂不美哉。

党员发展对象的群里发了个网课通知,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就免了,反正和当初驾校刷学时差不多。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两个手机的好处了,一个电脑网页版刷,一个手机APP刷,我还能空出一台手机看小说。要不是不允许重复登录,模拟器连开也不是不可能啊。毕竟本人曾经干过四黑坑人的缺德事情的。

午饭点个脆皮鸡,美团外卖首单满减,7块9吃鸡你敢信,超满足。

我现在绝非胡言,我感觉身体里的党信都能实体化了,比查克拉还厉害。

吉皮回来了,各种诱惑我去吃韩金阁,不去,我昨天刚去过,昨天喊你你不去,现在想来啦。没门,自己单刷去吧。何况我还吃了只全鸡呢。昨天的烤肉也还存在肠道里。

王境泽警告。我是被自愿的。

三点前38元一个,3点后四十三元一个,可惜不是我和吉皮理解的那个意思,人家是指吃到三点,超过补钱的。唉,昨天单刷的时候老板大概是看就我一个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体谅一下。话说既然如此,我明明可以选择潇洒回头,晚点再来的,我的肠道里是昨天的烤肉,胃里是今天的全鸡。你让我拿什么装今天份?

事实证明烤肉是存放在另一号胃里的,不瞒您说我大概是在哪个不知名的时候吞了个哆啦A梦,啊,或许只要吞他那个四次元口袋就好了。

反而是吉皮在第四盘的时候就开始喊吃不消了,拜托,你很弱诶。于是我形同单刷的一直吃到老板都开始为难了为止。其实吉皮你吃不下牛排了可以让给我啊。感觉好可惜。

有个故事相信不少人都听过,说的是有个老教授当着学生们的面,往瓶子里装石块,石块满了装沙子,沙子满了装水。于是我和吉皮在某种意义上活用了由这个故事衍生的道理。大块头的肉吃饱了换小肉,再来是喝饮料。我就是一路五花肉土豆片鸡腿丸子刷羊肉奶茶可乐冰淇淋黄桃罐头的挨个杀过去。再次感叹我有个可怕的胃,为什么呢,因为吉皮表示感觉不到我的胃腹有鼓起来。嘛,我只是穿衣显瘦啦,我也有游泳圈的。

现在继续刷党课,可恶的验证,结果我吃饭的时候学时几乎没跑。吉皮说可以研究一下它的验证原理,说不定可以写个破解脚本,厉害呀,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吧。

虽然看网页源代码找出来一部分原理,但是每次打开视频时的加密字符串理解不了,还是失败了。有点可惜啊。

题外话

只是写个脚本怎么能算黑客呢。黑客比这个厉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