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 星期六 雨

早上起来目送赵皮,并要来了数据库基本表的设计方案二代目。看了下老师发的所谓模板,和实验一一样,犯得着这样随意吗。

早饭蛋糕,这么多蛋糕总得要处理掉啊。再说妙芙本来就挺好吃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浏览器首页被7255流氓软件劫持了。先是用字母大毒瘤以毒攻毒,无效。再是检查注册表,无效。检查hosts文件,无效。检查快捷方式,无效。最可恨的是科学上网也被劫持了,谷歌上不了。回忆了一下,最近接触的流氓软件是quartusII 9.1的那个下载器。但是流氓软件是昨天晚上才出现的。伴随而来的还有电脑频繁的自动重启

中场休息,什么事都先放一放,我要吃午饭,全鸡面前,什么事都大不过胃口。

下午,心态爆炸。求助楠皮,除了学到了DNS的刷新方式,依然全部无效。

犹豫再三,掏出了移动硬盘,压抑且沉默的进行文件的备份工作。我虽然不是很懂要怎么修,但我知道不管多大的问题,只要不是硬件损坏,全盘重装总能对付它。依稀记得上学期期末也因为莫名其妙的情况导致自动重装。这次好歹是我主动重装吧。但我还是不能理解流氓软件的目的,强制推广?这样只能收获无尽骂名吧。

于是只能被逼无奈开始重装系统。

为了重新配置tomcat,不停的在各个教程之间奔走,为什么当初能用的教程现在死活没有反应。

心力交瘁,7点才想起来今天早上就打算洗的衣服到现在还没洗。吉皮已经手洗完了,全寝室都是洗衣液的香味。
随便买了袋饺子回来煮,煮的时候继续肝。8:35下去收衣服。

心态爆炸。它想搞事情。

9:56,我不知道我这样的毅力到底有什么意义。反复尝试发现是JAVA版本过高不兼容。回退到jdk1.8.0_171终于成功。所以错的是一直把眼光放在前面的我吗。但是MySQL还没好。心态炸了。我还没复习。

楠皮和吉皮聊起了人工智能,然后扯到大脑,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就是人的大脑试图理解人的大脑。

题外话

我今天会熬到很晚,但是我觉得今天荒废的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厉害。
无妄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