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 星期六 晴

昨天晚上做了二十个仰卧起坐助消化,才二十个而已。然后在上铺把枕头潇洒的往下一丢,“走你”,打地铺走起。

代价就是今天早上起来腰酸背痛,金属手机壳在硌人这方面还是比不上奇形怪状的运动耳机啊,真不容易,居然没被我压碎,毕竟地铺的弹性可没我的床垫那么好。

昨晚听的专辑是《梅林的魔法》,我直接翻译好了,主要英文我突然不会拼写了。30首空灵的纯音乐催眠。

吃鸡迟到走火入魔,梦见自己在各种地方打医疗包,总感觉背后有人,在梦里练成了探戈。

起来时接近10点,好消息是不用担心早饭了。

午餐去买西瓜吃,3块钱一斤的西瓜,就算我买的这个比较大,居然要二十块,奸商。上次差不多大的无籽西瓜也才14块钱。谁说水瓶座不会理财的,站出来,我教你什么叫617的家计事。

再次强调奸商,西瓜还不甜。而且还害我一下午跑了四趟厕所,都赶上吉皮创下的记录了。虽然是个人吃了6斤西瓜大概都会频繁跑厕所。

下午看赵皮写报告,躺的很惬意,不是,我是说,躺的很愧疚。赵皮你留点汤汤水水给我写写啊。

三点半到五点半停电两个小时,吉皮和楠皮逐电力而去,好在有“富丽堂皇奖”的小电扇帮我称过这两个小时。

晚饭已经连着三天一样了。

来电没多久,没电费了。算上中午那次十分钟的测试性拉闸,居然敢在一天之内断我三次电,活的不耐烦了吧!反手就是50块电费,有本事再停啊!就是一直开空调到16号也不怕了!
Z:“你没看通知吗?明天和今天一样,还是要停电。”
L:“我明天想找个有电的地方。”

晚上尝试了一下《业火苍云歌》,难唱。音频怪物果然是怪物,调子没有套路可言。

题外话

驾校还是约不上,佛系一点,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