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最前

Rikkaの六花是我玩的第一个服务器,我在这里收获了许多感动,尽管现在这个服已经消亡。我自诩为这一消亡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对于Rikkaの六花最终解散的原因,有太多被隐藏的故事,所以我会将我所知的内容全部公开,其中有些是我的推理,有些是其他玩伴提供的截图证据,有些则是罪魁祸首猖狂至极的自曝。希望靠着这些线索,能够尽可能拼凑出完整的真相。让在读这篇长文的人,能够明白各方的苦衷。

一周目的一个小故事

这是一件相比之下显得比较久远的事情,还是2019年9月时,也就是六花一周目时,服主还是萝北的时候发生的。当时我还是初来乍到,与其他玩家未有过多交集。所以更多的是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情。之后的故事与它毫无关联,但是这个故事可以作为某些狡辩的论据。

当时一位脾气暴躁的玩家,在赞助了服务器大约300元以后,开了VIP。之后,因为嫌弃服务器时不时的TPS卡到个位数,认为自己氪金以后没有享受到所谓VIP的优质服务,于是要求萝北退钱。被萝北礼貌的表示这是他给服务器的赞助,而不是所谓的商品购买,所以无法退还。

于是这位脾气暴躁的玩家用了最卑鄙的手段,编造莫须有的罪名举报了Rikkaの六花,导致服务器停服大约5天之久。尽管最后事情得到了解决,而且那位暴躁老哥在率先采取了过激行为以后,也被服务器里的诸位大佬动用各类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教训了一通。但是,这一事件成了一周目终结的导火索,已经被各种琐事弄的心灰意冷的萝北最终选择了退出,把服务器移交给了二周目的服主shencai。

二周目的一个小故事

这个故事也和接下来的内容无关,只是为了表明我的立场,和解释我对shencai的偏袒。

首先说下两个帮了我很多的玩家。

第一位是诸位都知道的shencai。诚然,shencai的性格确实存在一些不好相处的方面,而且言辞也容易偏向于不礼貌的方向,但还请相信,他本性不坏。在一周目时,我在完成在线任务进入生存大区后才开始和其他玩家有较多的交流,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shencai在各种方面都很照顾我,包括为更加喜欢建筑的我提供各类建材,给没钱圈地的我足够的资金,外带教我搭建最基础的AE+IC结构体。所以在立场上我会比较偏袒他这一方。

当时,另一位服务器内的大佬ee2d,他是在无氪金的情况下发展到了可以与v5玩家比拼财力的地步,而且很乐意为萌新提供帮助,同时,他曾热心的表示可以教我玩IC的核电,可以说,我之后对萌新的照顾是继承了他的理念。但是ee2d在发展思路的理念上和shencai有矛盾,尽管都是乐于帮助萌新的人,但是一个偏向于授人以鱼,一个偏向于授人以渔。加上偶尔口角上的摩擦,最终,二人的关系是势同水火。于是,在萝北退出,交由shencai接手Rikkaの六花之后,ee2d采取了比较和平的方式结束了在Rikkaの六花的旅途,带着他在服务器内结识的好友(meng_long等人)选择了离开。

六花消亡的直接原因

六花解散的事实已成定局,最终一气之下选择解散的shencai的错误,我不会帮他推脱。但我会尽可能梳理前因后果,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错。

在此,率先列举所有犯了错的人,shencai,Ling)Yin_(零音),yfried_rice(炒饭),xiao_guo_T(果酱),KW_Kevin(楷文),chenqu(晨曲)

第一件事-制造舆论

首先是2019年12月7日下午,(因为六花服务器群已经被解散,我无法列出当时的聊天记录,只能凭记忆转述。)当时,炒饭和零音等人开始煽动玩家情绪,指责shencai不管事,还把活推给他们做,到头来一上线就是欺负玩家,甚至数次炸毁miaojiang(喵酱)的地皮。紧接着,被煽动了情绪的玩家纷纷列举出了曾经的朋友最终选择了退服的例子,而shencai采取了更加过激的全群禁言方式来镇压。气氛一度剑拔弩张。而当时,不知情的我以服务器是shencai掏钱在支撑为由(事后,在Kevin的解释下我才知晓,服务器二周目最初是由至少56个人一起筹钱租的,而shencai的言辞一直塑造出全部都是他在出钱的现象),成了唯一一个帮着shencai说话的人。也因此,我被“起义军”记恨上,打上了shencai派的烙印。

第二件事-杀人NPC

同样是2019年12月7日,当天晚上11点以后,Rikkaの六花服务器内,主城被摆满了以我的ID命名的NPC。
主城杀人NPC
之后,所有在线玩家被强制TP到了主城,并且受到了这些NPC的无差别攻击,幕后黑手更是开启了死亡掉落,让所有玩家只能是在不停的复活与被杀的过程中(复活点就在主城,也就是这些杀人NPC旁边)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积攒的装备物品被清洁工扫走。

而因为NPC都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所以我一度被诬陷为“杀人凶手”。
嫁祸

之后,chenqu不停的试图制造舆论导向,让所有人都认为是shencai气不过下午被声讨的事情,所以在此时用杀人NPC来报复所有人。

当然,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可以证明是“起义军”,不,或许就是chenqu一个人的主意而已

关于这一事件的内容,很不可思议的是,“起义军”居然保存了当时的聊天内容作为他们的发展史,并粉饰为谋权起义。

第三件事-后台被盗

2019年12月8日,后台被盗,在线玩家被相继give了寰宇支配之剑、无尽之块、量子太阳能。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玩家都直接进度毕业,这不是什么慷慨的补偿礼包,而是幕后黑手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让所有玩家丧失继续发展的兴趣。

依然是chenqu,尽管我竭力在呼吁玩家保持冷静,不要互相猜疑内鬼,他依然在服务器里做着舆论导向,试图让所有人把矛头指向shencai。(现在他已经自曝,其实一切都是他带头干的,自导自演的丑态,尽显于此

而在之后的长达一周时间内,服务器时不时的就出现类似的情况,12月9日晚上,在线玩家被相继清空了背包,而且是从我开始清空,当时如果是按照ID顺序,在我之前还有Acidg,可见这是有目的性的报复。

而在这一周里,整个服务器被不停的回档到12月7日凌晨3点的存档。可笑的是,导致回档的人和进行回档的人,是一伙的。

第四件事-六花解散

2019年12月21日,“起义军”发起了总攻,以炒饭为首,用一连串的过激言语,刻意去激shencai的心态,最终,服务器群被解散,服务器也永久关闭。可以看到,这里chenqu依然在推波助澜
恶意扰乱心态

我的推理与罪魁祸首的自曝

推理过程

早在2019年12月8日那天,杀人NPC事件发生之后,我就已经推理出了大多数嫌疑人,实在是他们自导自演,互相掩护的丑态太过可笑。这部分内容会引用我当天写的日记中的推理过程。20191208

(以下蓝框内内容节选自我12月8日写的日记

继续昨天服务器的话题,早上起来时服务器群里人满为患了,昨天这样子屠杀玩家的行为应该不是shencai干的了,否则他没必要表现的这么愤怒,说起来他的言语间始终在为我蒙受不白之冤打抱不平,这样的情况我实在怀疑不起来他了啊,为昨晚在心里反复诘问了他的我感到惭愧。

不过仔细先想想,shencai所在的大学,不论工作日还是假期,都是严格执行晚上熄灯断网的制度的,11点以后没有网络,开着热点上来折腾可不像是连服务器日常活动都懒得打理的他会干出来的。

疑点很多。在我找出真相前,我选择怀疑所有人。

存档最后是恢复成周六凌晨三点的存档了。可是炒饭说他事先保留了周六下午六点的存档,而shencai却没去在意,直接一键回档,连带着炒饭手动保存的六点的存档也没了。令人痛心,整整一天的游戏进度打了水漂。


但是令我反感的是其他人的态度,chenqu,miaojiang这几个家伙我也懒得多去管他,从来都是出言不逊的,不过miaojiang相处下来,至少我知道这是个心直口快人不坏的。但是chenqu就待定了,在服务器遭逢此难的时候,他的说法始终是“你们服”,“你服”,满是冷嘲热讽。并且时刻在试图带节奏,把祸端引导到昨天的争吵风波中,居心叵测。

然后下午时,我更加确信了我的想法,这厮绝对有问题。

先是突然变成管理员,而且后面跟着的d很像是某条指令的开头。

接着在线名单里找不到他了。
但是按他的说法,他一开始信誓旦旦的说能看的到自己在在线列表,一会又说看不到。而其他人的视角从头到尾都看不到。

之后的事情更加加重了我的怀疑。服务器里在线的人被相继give了无尽剑和无尽块以及量子太阳能。这是恶意的扰乱游戏进度。让所有人失去继续游玩的兴趣。这时候我先是问了诸位在线玩家,在线的发个“1”,只有chenqu毫无反应。而他也不在在线名单里。但是,通过Tab键的自动补全ID可以补全他的ID,由此推断他应该是在类似观察者模式下打着give指令。可笑,我@了他七次,他都毫无反应,故意不应答,殊不知tab键的自动补全已经暴露了他的在线状态。

令人欣慰的是大家都同仇敌忾,虽说有几个抱着反正要回档的态度拿着无尽素材瞎玩。但也无伤大雅。

接踵而来的情况让我有些不愿意接受,炒饭可以说是因为shencai的不作为而生气怨怼,连零音都表现出冷嘲热讽的态度。我担心事实是令我无法接受的。

继续确认,chenqu的嫌疑无法洗清。对于此时唯恐天下不乱的,就算不是幕后黑手,也不能算是无辜群众。




之后shencai查了coi日志,真相大白。

但是接着,又有新的问题了。




梳理一下吧。chenqu证据确凿,没得洗。

炒饭行为反常,他人在澳洲,有三个小时时差,当天没有更新计划,但是他却在有自动存档的情况下,特地保留了北京时间6点,澳洲时间9点的存档。

之后,零音说他当天没上线,但是日志显示他和炒饭都有上线。而相对的时间,炒饭证明零音当时在和他玩csgo。而相对的推过去,当时澳洲时间大约是凌晨2点。

零音一直是最热爱服务器的人之一,但是在之前和我爆发过一次矛盾。我举报他滥用OP权力刷游戏币,虽然在我看来是件小事,但是之前我还贬低过他喜欢用op权限,用无尽块做装饰是暴发户行为。有些小事叠加,在偏执情绪驱动下,产生的冲动怒火是可以构成动机的。

而且炒饭和零音都有机会调用OP权限。

待定的嫌疑人:炒饭,零音,xiao_guo_T,现在的群名片是懒岚果。

其实我一早就已经怀疑这些人,并推理出了几乎所有罪魁祸首,之所以没有马上曝光他们,原因会在最后的对每个人的苦衷的分析中说明

chenqu的自曝

我真的佩服,世间确实是有这样的人的。chenqu,作为一切事件的罪魁祸首,几乎每一件事情都有他在推波助澜,若非靠着六花服群相册内萝北留下的古老截图,可以确定他很早就加入了六花服务器,我都要怀疑,他就是最开始一周目那个故事中的暴躁老哥,换了个ID回来复仇的了。




如此,再比对之前他推波助澜,诱导舆论,嫁祸陷害的丑态,我想,此人的为人如何,已经不需要我违背自己的修养去使用那些粗鄙的言辞来刻画了。

我与其他玩家私底下的交谈

为了保护其他玩家不被报复,所以做了匿名处理。

每个人的苦衷与动机

六花的消亡,很多玩家都已经预见到,已成既定事实,所以也无法挽回,而作为解散服务器的直接责任人shencai,和间接推动这一过程的“起义军(chenqu晨曲、LingYin零音、xiao_guo_T果酱、yfried_rice炒饭、KW_Kevin楷文)”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苦衷,chenqu晨曲除外。我会一一从我的角度来理清他们的对错。

这里,我不会隐瞒我对于shencai的偏袒,加之我一度被“起义军”陷害和羞辱,且他们自诩打倒shencai强权的英雄,至今不打算向我道歉,所以在接下来的陈述中,我必然会带有明显的感情色彩,只求诸位见谅。

shencai

shencai对我有恩,所以我或多或少会偏袒他一些。他在萝北退游后,接手了Rikkaの六花,并且一度表示,只是帮着萝北继续打理六花,如果萝北啥时候想回来了,他会欣然的将六花还给萝北。当然,这里他隐瞒了其余56个玩家的功劳,所以我也一度以为是他以一人之力扛起了服务器的资金运转。不过,我可以肯定,他出的力至少会是最多的之一,而其他人出的力多半是被他视为赞助了。

之后,shencai一直无心打理服务器,以抽不出时间为由把活都丢给炒饭来干。这点我以一个大四学生的立场帮他证明,大一新生,并且因为能力强被引荐进学生会,承担各种任务,而且还正直期末,面对着大学一轮接一轮的各科考试,忙不过来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由此积攒的压力也必然极大。而当他带着这种压力,难得偷闲跑到服务器内,又恰好有着超然于一般玩家的服主权限,自然飘飘然,肆意恶作剧。

然而,有件事情诸位未必清楚。早在12月8号我推理出嫌疑人之后,我就已经提醒过shencai,而shencai通过电询服务商,查IP和日志,已经确认了炒饭、零音、晨曲的罪责,但是,shencai在证据已经可以称为确凿的情况下,帮着把此事掩饰成是因为炒饭从MCBBS上下载了带后门的插件,导致服务器后台被不知名的骇客利用后门劫持的样子,以此给“起义军”一个台阶下。

结果并不好,炒饭当时的情绪想必已经被小人煽动到了偏激的地步,认为这是shencai自己不做事,而他辛辛苦苦做插件却要为此事背锅(此处推测所有的破坏行为都是chenqu一人所为,而且未告知其他人,这点,就Kevin与我的自白中,多次提到,他也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才会意识到这是“起义军”中的某个人干的,尽管没人承认。

以上就是我对shencai的看法,我希望各位知道,shencai他确实有错,但他曾经主动接手六花,并且在还不是服主时也乐于主动帮助玩家,可见最终解散六花,辜负玩家热情非他初衷。而在六花解散事件中,他更像是被小人利用各种情况(大学忙碌和shencai的性格难免得罪人的弱点)设计陷害。

yfried_rice

我与炒饭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集,换周目之前甚至未有交流。

在六花二周目时,炒饭和零音一直承担着服务器的正常运转工作,他的付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毫无疑问,他的初衷也是为了六花好,试图推翻shencai也是因为觉得shencai这样不负责任,已经不适合继续做服主。(稍微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下,炒饭坚定推翻shencai,或许和shencai不给他工资却让他干活,甚至还特地发公告要求赞助只能给服主一人有关,而在那之前,炒饭收了玩家赞助也从来不会告知名义上作为服主的shencai)。

在六花解散前的半个月里,炒饭已经在小人的怂恿下,从原来尽心尽责建设服务器的人,变成了一心一意只想毁了它的人,疯狂的去激shencai的心态,一有空隙就在群里反复强调他有多么忙碌而shencai又有多么不负责任。

最后群解散前的总攻言语,并非什么情绪爆发,而是炒饭他一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这点,Kevin曾隐晦的提醒我,周六之前不要再玩六花,“起义军”准备在周六时和shencai正面刚

而在六花解散后,他们立刻展开了收容工作,装作救世主,把六花的难民引导到UT传说之下,其中有一条理由就是,这里有六花的同伴,而且没有shencai。

炒饭最初对六花的热情付出并不能因为他最后的破坏而被否定,我也清楚他更多地是被人煽动,加之shencai也确实压榨着他的劳动力。最终才导致了六花解散的悲剧收场。

LingYin

我与零音结识是在一周目,当时我的领地还只有一座和风城堡,而之后的空间站建筑就是在零音的帮助下开始建造的,我还帮着他搭建了他的高塔的雏形。

而我与零音结仇是在二周目,其实在我看来这不算什么仇怨。先是零音被任命为OP,负责发放VIP礼包。而他自认这一任务让他忙里忙外,对服务器贡献极大。之后,他利用OP权限,肆意刷游戏币,在生存圈地,用无尽块做建材装饰。我承认我酸了,我没日没夜的挖矿挣钱刷财富榜,而他只需要轻轻的敲一行代码就能刷出游戏币上限。所以我去举报他刷钱,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他的理由也同样充分,他作为OP,辛辛苦苦忙这些,难得偷闲,用下权限刷钱无可厚非。

我倒是很想知道,开着op权限发礼包和解答萌新问题累,还是白手起家,拿自己家底帮助萌新,从头引导萌新发展,教导萌新MOD玩法,外加撰写图文教程更累。

稍等,我酝酿一下情绪,爆句粗口给零音。

你他妈也配在我面前喊累!你他妈也配在我面前谈对六花的贡献!

由此,零音的弱点就是对OP权限的贪恋和自以为是,这点也很好的被chenqu利用,一番诱导之下,他坚定的认为我是shencai的舔狗。并且同样抱持着对shencai不负责任的反感和自己没有工资的不忿。

我曾经认为我又有了一个朋友,最后我才发现我是又认清了一个小人。即使他同样是被人利用了。

xiao_guo_T

我与此人毫无瓜葛,未有交流,多半也是在chenqu的一番诱导之下,对我的莫名恨意上升到与对shencai相同的程度。此人我没空黑,也懒得洗。

KW_Kevin

Kevin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非常尴尬,他本身就是玩了MC8年的老玩家,曾经也开过服务器,对MC的热情不输给任何人。而他的弱点也正是于此,他珍视每一段在MC中收获的友情,每一方都不忍心去伤害。

他固然反感shencai的不负责任,但也厌恶于“起义军”的疯狂。而且他与我有着不浅的交情,向我解释shencai独占56人的赞助名头作威作福的人是他,提醒我何时上线会被“起义军”攻讦的也是他。他夹在中间,扮演着无间道的角色,尽管他多次试图劝导“起义军”的其他人只管建设好UT即可,没必要搞垮六花,但显然敌不过chenqu的谗言。于是他两边不讨好,被我冷漠对待,被“起义军”告诫别再理会我这个憨憨。

最终他选择了两不相帮,只管埋头建设UT传说之下,希望六花在他的无能为力之下,在“起义军”其他人的破坏之下,最终哪怕解散了,也能让六花的玩家能够重新找到可以聚在一起的服务器,并且比六花更好更有趣。

最后他做到了,也可能没做到。

而最令我痛心的是,当初六花解散后,我被不知情的wzj邀请进UT传说之下的群,立马就被xiao_guo_T踢了出来,而他之后说帮我洗白了,我才能进去。他或许不明白,洗白这个词,比被xiao_guo_T把我踢出来对我的羞辱还要大。

之后,Kevin也多次来找过我,希望我能放下成见,不用去理会其他“起义军”,就和他一起做建筑。在我拒绝之后,他也一度表示可以和我玩联机,甚至专门建一个叫Akilarの糖果屋的服务器,就为了能和我一起继续做建筑,继续玩耍。

也正是顾及到Kevin的立场,我才会在一开始就识破“幕后黑手”真容的情况下,直到现在才下定决心要把一切内幕公之于众。

综上,我的意见是,在此事中,Kevin从头到尾都是被动的,同样有错,但不应该苛责。

chenqu

终于到了声讨罪魁祸首的时候。

chenqu这个人的目的十分明确且单纯,就是想搞钱,搞破坏,搞权限

我很好奇,它与其他人并无什么深层次的情谊,为什么可以轻易得到炒饭的信任,从而骗取后台权限,为什么可以让零音心甘情愿的给他OP权限,为什么可以让果酱选择和他站在统一战线来陷害与果酱素不相识的我。

先是在服务器里盗取权限,放置杀人NPC,接着混在在线玩家中,跳进去被反复杀死,然后回群里叫嚣,幸灾乐祸的说着嘲讽的话,类似“服务器就是这个样子吗”“拍个照纪念一下这个时刻”云云,然后装作受害者,把罪责引导向shencai,在我出言劝说玩家冷静思考的时候,像疯狗一样迫不及待的扑上来,并且在此后的很长时间里,没去找它口中最该死的shencai的麻烦,反而是乐此不疲的找着阻碍了它好事的我的麻烦。

有个比较可笑的事情,在六花时,杀人NPC事件发生之前,“起义军”煽动舆论时,用的一个理由就是shencai炸坏了喵酱的地皮,言辞之间仿佛炸坏的就是他们自己的地皮一样。

然后,在UT里,大权在握的chenqu,毫无顾忌的谩骂着喵酱,全然没有当初同仇敌忾的样子。

而且当初它不停攻讦shencai的理由中,最多提及的就是shencai不管事,而它在UT传说之下却做着同样的事情,说着在修bug了,却不停的鸽玩家,停服修整、删地皮、删生存世界,做的不亦乐乎。

直到我写这篇长文之前,它像是提前收到风声一样,退群跑路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顺便带走了玩家赞助给服务器的款项。

我毫不怀疑,即使我曝光了它的所做作为,它也大可以换个账号,换个ID,然后再找一个倒霉的服务器,重新把它的剧本上演。

写在最后

其实我在写这篇长文之前有过犹豫,毫无疑问,所有内幕曝光之后,我相当于对UT传说之下做了和他们当初搞垮Rikkaの六花时做的一样的事情,即使出发点不同,这篇长文公之于众以后,也会把UT传说之下推上风口浪尖。

但我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就自愿去承担后果,即使我会因此失去一些朋友,或许也可能收获一些感谢,当然,还有可能遭到报复。

曝光这些,我换不回已经被解散的六花,但也可能搞垮蒸蒸日上的UT传说之下。对此我只能说,每个受害者都有权知道真相,而我已经不想再做个哑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