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 星期二 晴

今天已经能感觉到明显变热了。因为起床时没有感觉到手臂冰冰凉。

在开始今天的故事之前,该说说昨天来不及写的趣事。昨天在教育楠皮时,楠皮一个兔子蹬鹰,结果,哈哈哈,爆装备了!

然后呢,昨天晚上因为两只脚的水泡都被我挑了,死皮也剪了,每边大约两平方厘米的一大块伤口,还是在最容易踩到的位置。所以就只好在地上打地铺了。结果,我嫌弃地上飘来的鞋子臭味太难闻了,拖着被子一边吸着气一边爬到上铺去。

早上在清越的嘶声中醒来,很显然脚底的伤口并没有什么变化。该疼还是疼。

早晨龙须面。嘿嘿,加两个蛋。

我现在已经习惯了沿学生活动中心那边的河堤骑车去教学区了。那边一般很少会遇到乱骑快车的人,真的是很不错。

早课计组,东哥讲的虽然很难让人提起兴趣,但是东哥很牙撒西!听不进更多只能说是无奈,却不会像数据库那样惹人愤怒。

午饭,啊咧,因为脚底很疼,放弃了长距移动的打算,直接下楼找了个就近的位置,拿出早上就放进包里的蛋糕和巴那那,哈哈哈,以后我都这么叫香蕉好了。

下午马哲,上去讲PPT的那位小姐姐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但是讲的是真的不好,光是念PPT上的字怎么可能引起观众的兴趣呢。唯一不明白的是上次布置的任务到底算不算作业。不过学习委员没写,那就只能怪楠皮没好好听课了。哦,楠皮就是学习委员。

晚饭前先陪着楠皮和吉皮又去了一次茶庄,其实真的就只有三栋小筑,真的到了那里,反而没了啥看头。回程时看着西蜜湖在夕阳下熠熠生辉。不过水好看,水的气味委实不是很讨喜,一股子水草的味道。

L:“我们是去食堂还是吃麻辣烫”
X:“难道没有别的选择吗?”

嗯,我就是想着这两个性价比高一点。然后食堂比较近。所以结局已经注定。不过食堂的菜色实在是无力吐槽。
晚课,毕竟是柳二先生先跑的,我“逃课”也就无可厚非了。于是抽空去把学校北边的宝寿山景区逛了一下,真好,都是山,还能看到启明星。黄昏下,西边的天空渐次晕染,美不胜收。

不过那个斜坡是真的陡,我该去修一下自行车的后刹了。

晚上狠下心来把手机的xposed给装好了,一路有惊无险。超好玩,摸索了一晚上,结果没多少时间写日记了。

多少字了?随便啦。

题外话

晚安,世界。明天也请给我一个清爽的大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