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5日 星期一 雨

丁零当啷的声音好嘈杂,一大早就被噪音轰炸,非常不适合就此展开美好的一天,而我暂时找不到我的耳机了,把头埋进被子里。这个声音是因为那边修地铁的关系吗?

早上起来快九点,洗漱以后出门碰到AC,一起去买包子,然后骑车去教学楼,在上楼的途中狼吞虎咽掉包子,到五楼找个合适的位置做下。每周重复着机械化的生活,我到底是活着还是在动着?哲学上的问题啊。

怎么说呢,虽然程老师口口声声说他手把手教我们怎么创建工程,然后演示课程内容,但是我记不住啊。对,理直气壮,记不住就是记不住,没什么还遮遮掩掩的嘛。吉皮又一次叮嘱我去找个网课来学点东西,苦口婆心,等我驾照考回来我一定学。

听吉皮说是今天就可以去入党推优面试,那我到时候还能赶上,火急火燎的把表给填了,我,推优,安排。

午饭吃牛肉拉面,清~真~,牛肉拉面这个牛肉果然是名不虚传,薄的可以透过它看到面条。香菜切碎我还是会吃一点点的。占座时发生一点小小的不愉快,我一直等在旁边等空座的说,结果来了四个小伙二话不说就给占了,态度还很恶劣,连一点商量都没有,于是我一边吃面一边用饿狼的眼神看他们,小眼睛也是可以有凶狠的眼神的!

楠皮修缮完毕了牙套,姗姗来迟,带了个烤地瓜,还有个小勺子,看他剥开一小块皮然后就拿个小勺子一直在那挖,明明只是个烤地瓜而已,居然被吃出一种很高级的感觉。

下午计网,心不在焉,恍恍惚惚,但是要稳住,AC和楠皮就坐在旁边,这两个人很危险,尤其是楠皮,以戳别人肚皮为乐。岂可修。

和班主任报备了一下,我之后几天要去考驾照,周四的人工智能课程不来不是因为要退课的说,我还是要继续学的。

第二节下课就赶紧去面试了,晚了老师下班了。

可怕,上次都是最多10分钟问点家常就好了啊,这次为什么就聊那么久,而且以前都只问个三个代表的,这次居然从毛泽东思想一路问到习民主义,我觉得我这把玩崩了。最关键的是我们班有三个人面试,但名额只有两个,老师问我另外两个人怎么样,送命题啊!我贬低他们吧,显得我特别小心眼,夸他们吧,就两名额,我把他们吹上天了我还玩什么?唉,一言难尽。结果到最后都是模棱两可,感觉像是又去听了一次党课。

赶回去刚巧还能听个作业。不会一逃课就逃到底的啦,完事了当然还要回去学习的。

下雨,把伞借给了AC,然后我车上还有雨衣,不怕。远足雨衣不适合骑车穿呢,根本遮不到腿,下来推。

晚饭西和,点了四个菜。结果被同样来西和食堂吃饭的楠皮和吉皮抓了个正着,嗯,这是这个礼拜我在学校吃的最后的晚餐嘛,丰富一点很正常。

买水果,嗑瓜子。

回去装个Ubuntu,在楠皮的帮助下一气呵成,太棒了,终于有一次可以不用被我的通灵体质所累了,以前都是定制版bug,心力交瘁。

翻翻百度谷歌,套了一堆有的没的把算法作业应付了,我要玩Ubuntu了。

图形化界面用惯了,突然各种操作都要我用命令行,我……我有点不想玩Ubuntu了。

come on,有点出息,至少Ubuntu很好看啊。

题外话

明天出发去富阳考驾照,整装待发,之后五天的日记大概会很无趣了。